全国服务热线:4001-100-800
华新史话

不能忘记的历史——抗日战争华记水泥厂拆迁与华中水泥厂的六次被炸

2017-09-201091次
    1937年7月7日,日本帝国主义发动芦沟桥事变,抗日战争爆发。由于国民党实行消极抵抗,“曲线救国”的政策,致使日本侵略军很快就侵占了中国的半壁河山,中国的民族工业也受到了极大打击。为了抗日,为了中国民族工业,许多企业都准备迁往后方。在这国家和民族工业处于危难时刻,作为一个爱国的技术人员、曾经担任河北唐山启新洋灰公司总工程师的王涛挺身而出,临危受命组织华记水泥厂(即1907年创建的大冶湖北水泥厂)拆迁到湖南辰溪,同时经过艰苦努力,领导重建了新厂——即华中水泥厂。
     王涛,启新洋灰公司总工程师,是当时担任水泥企业总工程师的第一个中国人,是我国造诣较深的水泥专家之一,也是一位具有高尚民族气节的爱国学者。天津失守后,他辞去在河北唐山启新洋灰公司的职务,于1938年5月份只身来到武汉。
     当时,国民政府经济部正在筹划工厂内迁。经济部部长翁文灏与王涛是老相识,得知王涛来到武汉,立即召见了他,要求王涛把在湖北大冶的华记水泥厂拆迁到后方去。因王已脱离启新,无权代表启新迁厂。故翁文灏于1938年7月7日,以经济部之名发给迁厂命令,并由该部资源委员会借给王涛60万(法币),作为迁建费。
     王涛受命后,立即与华记水泥厂联系,该厂急电请示启新洋灰公司,该公司派华记专董芦开瑷来武汉磋商。芦代表启新公司同意拆迁,并授权王涛管理该厂,申明日后倘与启新公司失去联系,可以权宜行事。
     当时,日寇已经侵占安徽安庆,沿江西犯,九江告急。王涛持令来到华记厂时,已有部分职员逃离。王涛立即向华记水泥厂员工传达政府命令,申明拆迁大义,得到员工们的积极响应。于是王涛责令赵仲缚负责拆卸机器,派陈希圣去租用和购置驳船,大家日以继夜,废寝忘食,在短短的24天时间内,完成了机器拆卸任务,连同材料分别装了几十只木船,分批运出石灰窑,向武汉进发。
     七月下旬,江西九江陷入敌手,风闻政府即将封锁长江,破坏工厂。此时,厂区已闻炮声,尚有一组旋窑来不及拆卸,只好放弃(根据有关的史料记录,日寇侵占大冶后,设备被日资水泥企业侵占利用,抗战胜利后被收回)。九月初,所有的机件和材料全部抵汉。10月8日石灰窑沦陷时,华记厂船队已向湖南常德进发。
     华记船队自武汉出发,逆江而上,在岳阳城陵矶进入洞庭湖,行两百余里,从常德进入沅江,遇到了难关。
     河伏镇是常德西郊一个小港湾,此处距沅陵约两百余里。这段沅江,逆水行舟,滩多水急。冬季水枯,小轮及驳船均不能行驶,必须换装沅江浅水船,拉纤上驶。华记船队装的窑磨机器,体积庞大,沅江船小,无法装载。只好又派人到湘潭造船厂,赶做大木船十艘,约定三个月内交货。沅江上驶缓慢,河伏至辰溪往返一次,需两个月,三千多吨设备只好分批转运。一直到     1939年10月15日,全部设备和材料才运抵辰溪。
     在拆迁华记水泥厂开始后,王涛立即派华记水泥厂总工程师张宝华到湘西选厂址,后自己又亲自现场复查,最终选定离辰溪六公里的梨子湾为新建厂址,1939年元月开始建设,4月15日开始安装机器设备,7月1日主机安装完毕进行试车,历经千辛万苦,12月1日才正式投入生产。自此“华记水泥厂”更名为“华中水泥厂”。
     1938年以后,拆迁到湖南辰溪的工厂日渐增多,于是形成了一个战时工业重镇,1939年9月以后,日军先后六次对华中水泥厂进行轰炸,给该厂极大的破坏,造成了严重的经济损失。
     1939年9月21日上午11时30分,日机27架,在厂区周围轰炸投弹三四十枚,造成部分房屋被毁。
      1939年9月9日,日机27架,在厂区范围轰炸投弹百余枚,使主机被炸,水泥窑身洞穿多处,齿轮被炸坏,烟道炸塌。第四座锅炉炸坏,引擎喷水管炸毁两具。房屋炸毁62间,震坏166间。
      1941年4月1日上午,日机9架,向厂区投弹30余枚;1941年4月2日上午,日机9架,向厂区投弹30余枚;1941年4月7日上午,日机8架,向厂区投弹30余枚。4月1日至4月7日的一周之内,华中水泥厂连续3次受到轰炸,蒸汽机高压锅炉被炸坏,3部发电机全部被炸毁,器材损失2万余件,房屋倒塌、震坏300余间,损失严重,被迫停产。
      1941年5月7日,日机第六次轰炸,华中水泥厂化验室和厂警备队被炸。
   六次被炸,造成了该厂的极大破坏和损失,直接的经济损失为法币2,575,406元。
      1944年,日军妄图打通通往云南的“大陆交通线”,再次疯狂地将战火烧进湘桂等省,当年六月,长沙至衡阳途中运输的水泥有12000桶,王涛为了抢运这批水泥,亲临现场指挥。怎奈国民党军队溃败如潮,群众逃难尚无良策,抢运笨重物资,更是困难重重。但衡阳办事处的员工,仍千方百计抢运到冷水滩2000余桶,其余落于敌手。常德转运站在战火中也损失6000桶。初步统计仅水泥和运费两项损失高达30960000元。衡阳沦陷后,华中厂被迫遣散职员30人,工人200余人,生产全部停顿下来。
      岁月沧桑,昨天已经过去,我们华新如今已经昂首阔步进入了新世纪,但是,我们永远要牢记:百年华新的前身——华记水泥厂的被迫拆迁和华中水泥厂六次被炸的那一段令人不能忘怀的悲惨历史——落后就要挨打。